梵蘇人

有缘再见啊,朋友

我的自述


我经历过很多次失败,所有事情也都谈不上命。

“我为什么是我?”这个问题我是想不通,实际上,在五年级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是我,我看别人犹如别人看我,我思考自己犹如别人
深夜自省。

可我还不懂,至今不懂,“我”是什么。“我”活在大千世界,遇见形形色色的人,那些人于自己也都是“我”。

我并没有拥有自己想要的品质,活的浑浑噩噩,极尽展现了人类本质。

我很失败,那种被人看不起,也不被记住的失
败。说来可笑,在一条路上失败,或许必须说
是从未成功,但我还是在那路上。不知道是别
无选择还是不愿改变。

我算什么呢,什么也不算,我在乎的那些人并
没有像我在乎他们一样在乎我。我所希望的事
情从未按我的期冀发生。

我为什么活着?我想一了百了,我一直很痛苦。欢乐是须臾的药,治标不治本,本质是所
有人都孤独。

第一次提出死亡这个概念,我一直记得,是我
四年级的事情。一个夜晚,我想到了死亡,并
蠢蠢欲动。假设有什么能够死的不太痛苦的
药,那我现在一定已经死了。我知道,很多人
都想死。

我看《自杀空间》,他那么想死,那么痛苦,
他没有如愿以偿;他将要死去,那么不情愿,
他没有如愿以偿。

可能我也永远不能够如愿以偿。

有人拼命活着,有人消极想死,他们谁也不快
乐,他们都很痛苦。

我不知道成长到底算什么,是与社会和解还是
与自己和解,我只知道不和解的人往往没有好
下场。

我和解了吗?我觉得是的。所有人刚开始都是自命不凡的,我已经自认平庸了。我不是主角,也不会有人捧我做主角。我知道,只有自己能捧自己,但我和解了,也许我不能这么说,是我自贱自卑。

没有谁应该理解我,我不能要求别人为我做什
么,我们拥有不同的悲欢,我有我的世界,他
有他的国度,界限模糊又清晰。

我只有一个人,我不能依靠谁,我不能把希望
寄托给谁,尽管我很希望有那么一个人。

我应该说抱歉,我是个很冷漠的人,没有谁是
真的放不下的。那么多人去世了,我却没什么
波动。

那天阳光很好,晒着被子,我仰身躺在上面,
小半个身子露在七楼的空中,我踮起脚,我想
死。

我将大半个身子探出去摘枇杷的时候,我想我
应该掉下去。

摩托车擦着我脸颊飞过的时候,我想我怎么没
死。

我还活着,活得不明不白,活得无趣死板,活
得失败矫情。

忽然想起来,这个世界上我听过最霸气 也最让我无法拒绝的话,就外卖小哥的,出来。


想找一个没人认识可以尽情发高p自拍的地方→_→


心情复杂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狭隘


如梦如幻的世界里没有来生,走马观花的来一遭,去一遭,最好的结局是平平凡凡的入土。


我遇见了你,像遇见另一个自己,人生忽然多出无限可能


我好难过


我们活着,负重前行,难逃避命运。